苍松翠柏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九牛一毛 > 正文内容

遇见(二)_微小说

来源:苍松翠柏网   时间: 2018-01-02

4.童瑶

骆翊,你有没有这么一个梦想?

能在一个冬天的夜晚,窝在温暖家里,吃着自制的火锅,桌边还有自己心爱的人,我们一边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这是一个多么简单的梦,简单到我今天突然就实现了――只不过实现了一部分,因为陪着我的不是你,而是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邻居。

这让我挺失望的。

所以我似乎在有意让他扫兴。

如果有一天你能对我说:小瑶,你真像个幼稚的学生一样呢。

我一定会赖在你怀里撒娇的。

可是,别人怎么说,我都觉得这是一种看轻我的评价,我需要你的理解和宠溺,再不需要别人的关怀,那让我觉得莫名的厌烦。

但我又觉得有些良心不安,毕竟苏冉是个好人,在这个年代,谁还会对一个和你没关系的邻居伸出援手。

吃面条的时候,我骗他,说他喝的红茶和我手中的瓷碗一样都是前屋主留下的――屋主离开这里大概也有快一年了吧;他当时差点把嘴里的那口茶喷了出来,最后还是咽了下去。

开玩笑的。

他嘟嘟囔囔:一点不好笑。

我倒是觉得他那个样子挺好笑的,笑了好久。

他看我笑了,自己也笑了。

给苏冉拿了一套碗筷,但他没有动手,我问他为什么不吃,他说他刚才爸妈家里过来,已经吃过晚饭了。

于是他只是看着我吃,我有些不习惯:你别笑话我的吃相。

他说:没关系,生病了多吃些。

我不生病的时候也这么吃的。

那也没关系,你瘦,不怕发胖的。

骆翊,你知道吗,我瘦了好多。

苏冉说汤是他妈妈亲手熬的,突然开始也好怀念我妈妈了。

我选择来H大,也是因为离家要远一些;分手的事情我还没和家里说,我一直拖着,就是怕他们问东问西,怕我说着说着会哭出来。

是啊,我还是会哭的呢!只是哭得越来越少了,在离开你之后。

苏冉带来的汤很好喝,很鲜。我赞扬他妈妈的厨艺好,他说他自己的厨艺也很不错。

实在看不出来,现如今喜欢做菜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而喜欢做菜的男人怕是更少了。

苏冉似乎很是自豪,说他经常自己在家做饭,还会邀请朋友来做客;他还邀请我永州治疗羊癫疯排名最好的医院改天去他家吃饭,我觉得他很有意思,想象不出他一个大高个的体育老师系着围裙在厨房忙东忙西的样子。

骆翊,如果我们还在一起,是不是,我就应该系着围裙在厨房为你忙东忙西了。

我吃完了苏冉就告辞了。

他走时想把小锅一起带走,我觉得太不好意思,我吃过的东西还要他清洗,于是一定要他把锅子,洗好了再登门还给他。

骆翊,你也不会做饭,讨厌洗碗,我曾经以为那可以成为我们个性中的共同点之一,但是我错了,我们那些针锋相对的所谓“默契”其实是我们之间不妥协的恶果。

我们如果真的爱对方,是不是应该为对方妥协?

如果妥协了,我们还是自己吗?

我害怕你不爱我,我也害怕我不再是我。所以我走了。

不知道你是否留恋过,因为,我在不在,对你都无所打扰;你一直都是你,我始终没能走进你的世界。

5.苏冉

童瑶突然爆发的笑声,把苏冉惊了一跳。

原来她会笑啊,我还以为她就是天生的没表情的脸呢。苏冉心里想。

然后也笑了。

之后苏冉觉得她的脸似乎又柔和了些。苏冉心想: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才回卸下一些面具吧――更何况这张面具还感染了感冒。

苏冉准备告辞了,嘱咐童瑶记得喝冲剂,顺带想把自己的小锅拿走。

倒是童瑶不好意思了,一定要自己洗好了再还给他。

苏冉心里有些开心,潜意识里希望还能和童瑶有所交集。而还锅子或许是个好借口。

苏冉回到家,突然觉得和被自己堆满劳什子的客厅相比,童瑶的客厅空空的、的确显得太冷清了。

苏冉的家被他收拾得还算整洁,何况周六是老妈过来给他清理了一遍,再催着他去那边住的。

客厅里除了家具,还有他换下的衣服、偶尔会玩玩的直排轮和滑板、新买的球鞋……这些东西让老妈很是头疼。

苏冉笑了笑,去浴室洗了澡就睡了。

回到卧室,苏冉看到自己的卧室墙壁上贴着一些海报、衣架上胡乱挂着运动服、电脑也没合上、旁边乱七八糟的线缠在一起,电脑桌上方的书架里一边放着一些电子产品的杂志和宣传册、还有一些光盘之类的,另一边还摆着自己曾经拿过的奖牌和奖杯。

苏冉记得原来的自己看到这些奖品就觉得自己很自豪,可今天看着白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首选哪家觉得像个小丑在炫耀些无谓的东西。

就像刚才跟童瑶说起自己是W大的体育老师,她毫无表情的样子。

记得上个月老妈的邻居介绍给他相亲的那个姑娘,听说自己的职业,顿时花痴样的说:诶呀,苏冉哥是老师啊?还是体育老师?虽然我读书的时候不喜欢体育,但是帅帅的体育老师我还是很崇拜的呀。

苏冉当时挺自信的,可看到童瑶刚才的表情,现在再想来也没什么。

幸亏后来和那姑娘没什么,为什么不呢?苏冉自己也不明白。

不知道就在这下面的童瑶的房间是什么样子……

苏冉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

苏冉是六点被闹钟叫醒的。一个小时的时间洗漱收拾吃早饭,七点出门,七点半之前就能赶到学校。

他的手机备忘录显示,从今天开始要带学校的羽毛球社团进行晨练了。十二月份的时候市大学生运动会,可以说现在也算开始集训时段了。苏冉本是教篮排球的,可是学校对这两项运动特别重视,特意从体院请来了专业老师带他们集训,苏冉这种并不是搞体育出身的就被挤到不太受关注的羽毛球队了。

也好,图个轻松。何况,羽毛球队也有主教练,苏冉只是负责周一三五带着那群小屁孩早上晨练一个小时,今天是周一,第一天晨练。

七点天还只亮了一小半。苏冉出了楼道,下意识的看了看,整栋楼也没几户人家亮灯,包括十一楼的童瑶。苏冉小跑到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大概五站路就到了W大的东门,那里离羽毛球队的训练场最近。

训练才四十分钟过去,就有学生看到苏冉是个年轻老师好讲话,就要求他放他们去,因为八点半他们第一节有课。苏冉看看表已经是八点十分了,便同意了,谁知留下的也懒散起来。苏冉有些恼火,说:明天起晨练提前半小时,七点开始八点结束,这样谁都没耽误!解散!

学生们叫苦连天地解散了。

苏冉也懒懒地朝自己的办公区方向走去,自己的课在第二节。

走到半路,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同事卫淳来的:苏冉,晨练结束没?

苏冉记起卫淳是球队的副教练,也有晨练的任务:结束了,怎么了?

来篮球场吧,看了你课表,第一节没课吧,我一朋友来了,一起玩玩呗。

好啊。苏冉正愁没处去,赶紧答应了,抬眼看了周围:我走到人文学院这里了,就到了。

苏冉放下手沈阳治原发性癫痫机,想起了童瑶的那张学生卡,H大人文学院的,具体专业是新闻传媒。

放下手机有些后悔:诶呀,我怎么没要她电话?真蠢。

要了电话又怎样?脑子里另一个声音在嘲讽自己。

好催她还回我的锅子。

苏冉自顾自地笑了笑,小跑开去。

6.童瑶

九点起床的,打开窗,天气不错,但是早上的风吹得挺冷的。

咳嗽了两声,今天出门还是系着围巾吧,免得感冒加重。

小区的行人都没我穿的多,看我围得像个团子,恐怕很好笑吧。

突然想起没吃药就出门了。算了,懒得去管。

差不多十点半到的教室,太阳挣扎着,还是出来了,阳光洒在教室里,看着都暖洋洋的,我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

刚坐下,本来应该成为我的室友的小优走了过来――寝室里其他的三个人,我还只跟她说过话,看上去是个很活泼单纯的女孩子。

童瑶,昨天晚上研三的裴素素学姐来宿舍找你,你不在,我把你的号码给她了,她昨天跟你联系没?

昨天我睡得早,没接到吧。

听你声音是不是感冒了?小优关切地问。

我嗯了一声。她接着说:你一个人在外面注意些啊,这么冷的天感冒了不舒服呢。要不你还是回宿舍住,还热闹些。

我冲她笑笑:没关系。

我知道小优是好意,但我看得出来,对于这些一直在学校当好学生的小孩子们,我杵在那里无疑就是异类,这一点从我那天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不过又怎么样呢,我本来就没打算住那里,行李来之后就直接搬进了现在的房子。

记得当时我读大学的时候,也有几个同学是高中毕业出去工作两年再回归学校的,我当时也觉得他们和我不同,时常用研究样的眼光看待他们没多少“学生气”的言行。

现在算是一报还一报吗?其实研究生院学生更成熟些,还算挺好的。

诶,从前我都是粗枝大叶的,新环境从来都很容易适应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了?

在外面活动的时候还好,坐在教室里人就头晕晕的,上午的课也没怎么听进去。

下课之后准备在学校食堂吃一顿就回家算了,结果来了一个电话,就是小优刚说的裴素素,约我在学院附近的食堂见面。

说是研三的学姐,其实和我通化主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年纪一样大。一副很精干的样子,大概快毕业了,早脱离像小优那样子小姑娘的“学生气”了,昨天那个外校老教授来讲座也是她主持的,很有风范。

原来是她这个周末要去S市开一个研讨会,院里还有一个名额可以带上一个学弟妹一起去,听说我在那里有过工作经验,便想叫我一起去,这样就能有个伴。

而且这对你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她眼光坚定的看着我说。

机会?我不太明白。而且这么多学生,你干嘛偏找上我?

说实话,你入校面试之后我就留意过你;那次面试的主持之一是我的导师,我后来去他办公室整理了资料,看到了你的文章稿子还记下了你博客的地址,我浏览过你写的一些专栏;我觉得你很不错。

如果是别人这么对我说,我可能会觉得有一些恭维的意思,可是她说得很真诚,同时也很有力度,让人不得不信服。

我打心眼里佩服这样的姑娘,但是也很容易心生抵触。

如果我说我不想去呢?

她很奇怪:为什么不呢?

我耸耸肩,无所谓的说:开一场无聊的会,对我也没有多大的用处,不如带那些好奇的新生们去开开眼界。

她爽朗地笑了,然后眯缝着眼凑到我眼前,狡黠地笑着:开会当然无聊,可是整天呆在学校对着boss那张臭脸更加无聊啊,纯当去散散心嘛。

她伸直腰靠回椅背,脸上还是轻轻地笑着:要是带上个小孩儿去,天知道我会多累。所以你是最好的人选。

我回应她笑了笑,表示理解。

我最终还是答应了裴素素;或许是因为她那一脸狡黠的笑让我觉得她除了气场强大也有可爱的一面吧。我一直这样,对于性格多面的人很感兴趣。

出了食堂大门,我将围巾整理好,她也将脖子缩进高领毛衣里,说了句:真冷啊,S那里的冬天大概要舒服很多吧。你好像感冒了,如果住在南方应该不会这么难受了。

我被冷风一吹,打了个喷嚏,回应了她一句:我喜欢冬天。

她顿时有些讪讪的。

骆翊,没想到,我刚离开你的城市一小会儿,便又有机会回去。

我曾经想要像爱上你一样爱上你的城市,可我做不到。

那里四季的分界线是暧昧的,但我更爱现在所处的这个四季分明的城市。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 zw.jknvh.com  苍松翠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