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松翠柏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一波三折 > 正文内容

【大话西游的经典台词】《大话西游》经典台词的诙谐语言艺术

来源:苍松翠柏网   时间: 2019-03-17

作文「《大话西游》经典台词的诙谐语言艺术」共有 5098 个字,其中有 4310 个汉字,42 个英文,86 个数字,660 个标点符号。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摘 要]一部《大话西游》奠定了周星驰在喜剧电影中的重要地位,其独特的剧本表现形式、颠覆性的语言表达、喜剧性的情节显现,让《大话西游》成为华语电影界中的经典之作。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7/view-4258809.htm
语言是人类交流的基本手段,通过字符、声音、表象,完整地表达主体思想。而在艺术的语言表现形式中,为了达到更直观有效的目的,人们往往通过夸张、幽默、诙谐的表现形式,来更好地表现影视作品的主题。周星驰在电影中大量运用诙谐语言,为语言表现形式诠释了新景象,其经典、诙谐的台词表现手法以及独特的语境为电影的信息传递增添了无穷的魅力。周星驰对电影台词语言的娴熟运用,奠定其喜剧“无厘头”风格。研究其诙谐语言修辞手法与电影的艺术表现形式,将为喜剧类电影的语言表达探索出一条有价值之路。
[关键词]《大话西游》 幽默 诙谐 语言艺术
台词是电影中人物所说的话语,是电影刻画人物性格、展示剧情、体现主题的主要手段。幽默诙谐的台词语言,是在生活语言上进行了艺术化加工的语言,其修辞手法包括夸张、仿拟、反复、比喻、顶真等。这种语言使故事情节更具冲突性,让观众产生时空颠覆的错觉,在观赏的过程中会心一笑,释放出心中的困惑与压力。
本文通过对《大话西游》诙谐幽默语言艺术的分析,剖析台词对电影的影响。
一、“周氏电影”语言风格
周星驰的电影语言不是那种阳春白雪式空洞无物故作呻吟的华丽词藻的堆砌,而是源于草根生活,源于现实,以戏谑、幽默、诙谐的方式,直白地阐述事件的本质。有人说,周星驰的电影语言表现形式是来自于“民间广场文化”。相比贵族等级制的死板,“民间广场文化”是民间的智慧,自由、随性,或者就是生活本身的语言表现,不矫情、造作,不无病呻吟,在人性本意的狂欢中张扬生命的本性。在假话、空话、套话大行其道的时代,这样的语言更容易以其本真而得到人们的认同,这也是“周氏电影”深得人心的主要原因。
巴赫金曾说过,我们认为狂欢是自由生命的彰显,但与一般意义上的自由不同,狂欢提供给人的是一种生命的自由。周氏“民间广场文化”的语言是对生命自由的最好诠释,在山西哪个癫痫病医院比较好肆意张扬的直白语言中,体现出生命与爱情的真谛。
“周氏电影”的语言诙谐、幽默,即人们常说的“无厘头”。“无厘头”是广东民间的方言表达方式,被周氏嫁接到电影中,自此便成“一家之言”。其实,深刻分析其电影语言,就会发现“周氏电影”的成功之道。无论是其故事情节的荒唐、画面的夸张、语言的诙谐与“无厘头”,都是从社会真实生活中吸取养分,透过其嬉戏、调侃、玩世不恭的表象,直接触及事物的本质。他的电影有深刻的社会内涵,其高举反叛、荒谬的大旗,是希望唤醒现实生活中的真、善、美,揭露假、丑、恶。
二、《大话西游》台词的诙谐表现形式
修辞学家的杨鸿儒曾说过,诙谐幽默是一种修辞方式。这说明,诙谐幽默是语境中的一种常用表达方式,其影响力与效果和当时的环境、人物、画面有关,不同的场景,效果也会不同。在严肃的语境中如果采用诙谐幽默的语言,有时是不合时宜的。特别是在电影艺术中,更要根据画面与环境的不同而变化,这样才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周星驰在《大话西游》中运作旧故事新诠释的方式,讲述至尊宝在还没有成为孙悟空的时候,面对尘世与紫霞仙子、铁扇公主、白晶晶的爱恨情仇。
这部影片最大的成功之处,就是诙谐幽默台词的运用。从传播学的角度来说,这种诙谐幽默的语言在特定的语境中,通过夸大、修饰,能起到一种粘胶作用,占据人的心智,让人潜意识中产生认同、模仿、传播。如影片中紫霞仙子所说的:
“上天既然安排他拔出我的紫青宝剑,他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人,错不了!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嘱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云来娶我!”
其实,这是少女对爱情的期待,如我们常说的“希望遇到白马王子”意思一样。如果在电影中还运用常规语言,就达不到喜剧化传播的效果,也不会那么打动人心。而只有像周氏一样,用夸张、戏谑、诙谐、幽默的语言,才能加深观众对于电影女主角爱情价值观的印象。
“民间广场语言”的运用,加强了台词的喜剧与诙谐效果,如白晶晶对至尊宝所说的:
“你把胡子剃光干什么?你不知道你少了胡子一点性格都没有了……哎…文也不行武也不行,你不做山贼,你想做状元啊?省省吧你!改变什么形象,好好的做你山贼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去吧!”
完全世俗化的语言,加之颠覆性的人物造型,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让观众捧腹大笑之余,也不忘思考回味。
诙谐幽默的语言是周氏喜剧作品的精髓所在。正因为有了它,才让“周氏电影”为人们所喜爱。
三、诙谐语言对电影的影响
突破传统,是“周氏电影”深得人心的因素之一。在爱情的表现上,周氏也能用自己独特的语言艺术来诠释,从而营造出一种截然不同的喜剧效果。《大话西游》中有一段经典的台词:
癫痫的主要治疗方法都有什么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你的剑在我的咽喉上刺下去吧,不用再犹豫了!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哪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这段台词成了爱情的最好诠释,也是电影中最打动人心的情感表达。正是通过这种台词的渲染,观众体会到了主角感人肺腑的爱情告白,从而动容、动情。这种语言对于画面的渲染与标注,能“于无声处见有声”。
周星驰电影夸张的艺术画面、草根式的语言直白、看似荒唐但又隐喻现实的故事,让观众既爱又怜,达到了“嬉笑怒骂皆文章,荒唐戏谑诉真情”的效果。其诙谐幽默语言的产生,不仅依赖于文字自身的内在规律,更依赖于当下存在的语境,让人过目不忘,从而推动华语电影喜剧搞怪风格的蔓延和升华。
参考文献
[1]《舞台语言艺术概论》,唐蓉青,海南出版社,2011年4月版
[2]《试论电影“大话西游”的夸张语言艺术》,向学春,《电影文学》,2008年第3期
[3]《电影幽默语言修辞艺术研究》,尹莹,《电影文学》,2012年第3期
[4]《周星驰电影的幽默语言研究》,黄宁,曲阜师范大学,2010年硕士论文
[5]《巴赫金全集》,[俄]巴赫金著,白春仁、顾亚玲等译,河北教育出版社,2009年9月版
[6]《周星驰现象研究》,谭亚明,《当代电影》,1999年第2期

  [摘 要]一部《大话西游》奠定了周星驰在喜剧电影中的重要地位,其独特的剧本表现形式、颠覆性的语言表达、喜剧性的情节显现,让《大话西游》成为华语电影界中的经典之作。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7/view-4258809.htm
  语言是人类交流的基本手段,通过字符、声音、表象,完整地表达主体思想。而在艺术的语言表现形式中,为了达到更直观有效的目的,人们往往通过夸张、幽默、诙谐的表现形式,来更好地表现影视作品的主题。周星驰在电影中大量运用诙谐语言,为语言表现形式诠释了新景象,其经典、诙谐的台词表现手法以及独特的语境为电影的信息传递增添了无穷的魅力。周星驰对电影台词语言的娴熟运用,奠定其喜剧“无厘头”风格。研究其诙谐语言修辞手法与电影的艺术表现形式,将为喜剧类电影的语言表达探索出一条有价值之路。
  [关键词]《大话西游》 幽默 诙谐 语言艺术
  台词是电影中人物所说的话语,是电影刻画人物性格、展示剧情、体现主题的主要手段。幽默诙谐的台词语言,是在生活语言上进行了艺术化加工的语言,其修辞手法包括夸张、仿拟、反复、比喻、顶真等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排行榜。这种语言使故事情节更具冲突性,让观众产生时空颠覆的错觉,在观赏的过程中会心一笑,释放出心中的困惑与压力。
  本文通过对《大话西游》诙谐幽默语言艺术的分析,剖析台词对电影的影响。
  一、“周氏电影”语言风格
  周星驰的电影语言不是那种阳春白雪式空洞无物故作呻吟的华丽词藻的堆砌,而是源于草根生活,源于现实,以戏谑、幽默、诙谐的方式,直白地阐述事件的本质。有人说,周星驰的电影语言表现形式是来自于“民间广场文化”。相比贵族等级制的死板,“民间广场文化”是民间的智慧,自由、随性,或者就是生活本身的语言表现,不矫情、造作,不无病呻吟,在人性本意的狂欢中张扬生命的本性。在假话、空话、套话大行其道的时代,这样的语言更容易以其本真而得到人们的认同,这也是“周氏电影”深得人心的主要原因。
  巴赫金曾说过,我们认为狂欢是自由生命的彰显,但与一般意义上的自由不同,狂欢提供给人的是一种生命的自由。周氏“民间广场文化”的语言是对生命自由的最好诠释,在肆意张扬的直白语言中,体现出生命与爱情的真谛。
  “周氏电影”的语言诙谐、幽默,即人们常说的“无厘头”。“无厘头”是广东民间的方言表达方式,被周氏嫁接到电影中,自此便成“一家之言”。其实,深刻分析其电影语言,就会发现“周氏电影”的成功之道。无论是其故事情节的荒唐、画面的夸张、语言的诙谐与“无厘头”,都是从社会真实生活中吸取养分,透过其嬉戏、调侃、玩世不恭的表象,直接触及事物的本质。他的电影有深刻的社会内涵,其高举反叛、荒谬的大旗,是希望唤醒现实生活中的真、善、美,揭露假、丑、恶。
  二、《大话西游》台词的诙谐表现形式
  修辞学家的杨鸿儒曾说过,诙谐幽默是一种修辞方式。这说明,诙谐幽默是语境中的一种常用表达方式,其影响力与效果和当时的环境、人物、画面有关,不同的场景,效果也会不同。在严肃的语境中如果采用诙谐幽默的语言,有时是不合时宜的。特别是在电影艺术中,更要根据画面与环境的不同而变化,这样才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周星驰在《大话西游》中运作旧故事新诠释的方式,讲述至尊宝在还没有成为孙悟空的时候,面对尘世与紫霞仙子、铁扇公主、白晶晶的爱恨情仇。
  这部影片最大的成功之处,就是诙谐幽默台词的运用。从传播学的角度来说,这种诙谐幽默的语言在特定的语境中,通过夸大、修饰,能起到一种粘胶作用,占据人的心智,让人潜意识中产生认同、模仿、传播。如影片中紫霞仙子所说的:
  “上天既然安排他拔出我的紫青宝剑,他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人,错不了!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嘱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云来娶我!”
  其实,这是少女对爱情的期待,如我们常说的“希望遇到白怎样治颠娴病马王子”意思一样。如果在电影中还运用常规语言,就达不到喜剧化传播的效果,也不会那么打动人心。而只有像周氏一样,用夸张、戏谑、诙谐、幽默的语言,才能加深观众对于电影女主角爱情价值观的印象。
  “民间广场语言”的运用,加强了台词的喜剧与诙谐效果,如白晶晶对至尊宝所说的:
  “你把胡子剃光干什么?你不知道你少了胡子一点性格都没有了……哎…文也不行武也不行,你不做山贼,你想做状元啊?省省吧你!改变什么形象,好好的做你山贼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去吧!”
  完全世俗化的语言,加之颠覆性的人物造型,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让观众捧腹大笑之余,也不忘思考回味。
  诙谐幽默的语言是周氏喜剧作品的精髓所在。正因为有了它,才让“周氏电影”为人们所喜爱。
  三、诙谐语言对电影的影响
  突破传统,是“周氏电影”深得人心的因素之一。在爱情的表现上,周氏也能用自己独特的语言艺术来诠释,从而营造出一种截然不同的喜剧效果。《大话西游》中有一段经典的台词: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你的剑在我的咽喉上刺下去吧,不用再犹豫了!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哪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这段台词成了爱情的最好诠释,也是电影中最打动人心的情感表达。正是通过这种台词的渲染,观众体会到了主角感人肺腑的爱情告白,从而动容、动情。这种语言对于画面的渲染与标注,能“于无声处见有声”。
  周星驰电影夸张的艺术画面、草根式的语言直白、看似荒唐但又隐喻现实的故事,让观众既爱又怜,达到了“嬉笑怒骂皆文章,荒唐戏谑诉真情”的效果。其诙谐幽默语言的产生,不仅依赖于文字自身的内在规律,更依赖于当下存在的语境,让人过目不忘,从而推动华语电影喜剧搞怪风格的蔓延和升华。
  参考文献
  [1]《舞台语言艺术概论》,唐蓉青,海南出版社,2011年4月版
  [2]《试论电影“大话西游”的夸张语言艺术》,向学春,《电影文学》,2008年第3期
  [3]《电影幽默语言修辞艺术研究》,尹莹,《电影文学》,2012年第3期
  [4]《周星驰电影的幽默语言研究》,黄宁,曲阜师范大学,2010年硕士论文
  [5]《巴赫金全集》,[俄]巴赫金著,白春仁、顾亚玲等译,河北教育出版社,2009年9月版
  [6]《周星驰现象研究》,谭亚明,《当代电影》,1999年第2期

《大话西游》经典台词的诙谐语言艺术相关推荐: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 zw.jknvh.com  苍松翠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